子謂公冶長,「可妻也。雖在縲絏之中,非其罪也。」以其子

妻之。 

子謂南容,「邦有道、不廢,邦無道、免於刑戮。」以其兄之

子妻之。 

子謂子賤,「君子哉若人!魯無君子者,斯焉取斯?」 

子貢問曰:「賜也何如?」子曰:「女器也。」曰:「何器?」

曰:「瑚璉也。」 

或曰:「雍也,仁而不佞。」子曰:「焉用佞?御人以口給,屢

憎於人。不知其仁,焉用佞?」 

子使漆雕開仕。對曰:「吾斯之未能信。」子說。 

子曰:「道不行,乘桴浮於海。從我者,其由與?」子路聞之

喜。子曰:「由也,好勇過我,無所取材。」 

孟武伯問:「子路仁乎?」子曰:「不知也。」又問。子曰:「由

也,千乘之國,可使治其賦也,不知其仁也。」「求也何如?」子

曰:「求也,千室之邑,百乘之家,可使為之宰也,不知其仁也。」

「赤也何如?」子曰:「赤也,束帶立於朝,可使與賓客言也,不

知其仁也。」 

子謂子貢曰:「女與回也,孰愈?」對曰:「賜也,何敢望回?回

也,聞一以知十,賜也聞一以知二。」子曰:「弗如也,吾與女,

弗如也。」 

宰予晝寢。子曰:「朽木不可雕也,糞土之牆不可杇也。於予與何

誅?」子曰:「始吾於人也,聽其言而信其行;今吾於人也,聽其

言而觀其行。於予與改是。」 

子曰:「吾未見剛者。」或對曰:「申棖。」子曰:「棖也慾,焉

得剛?」 

子貢曰:「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,吾亦欲無加諸人。」子曰:「賜

也,非爾所及也。」 

子貢曰:「夫子之文章,可得而聞也;夫子之言性與天道,不可得

而聞也。」 

子路有聞,未之能行,唯恐有聞。 

子貢問曰:「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?」子曰:「敏而好學,不恥下

問,是以謂之文也。」 

子謂子產,有君子之道四焉:其行己也恭,其事上也敬,其養民也

惠,其使民也義。 

子曰:「晏平仲善與人交,久而敬之。」 

子曰:「文仲居蔡,山節藻梲,何如其知也?」 

子張問曰:「令尹子文,三仕為令尹,無喜色;三已之,無慍色。

舊令尹之政,必以告新令尹。何如?」子曰:「忠矣。」曰:「仁

矣乎?」曰:「未知,焉得仁!」「崔子弒齊君,陳文子有馬十乘

,棄而違之。至於他邦,則曰,『猶吾大夫崔子也。』違之,之一

邦,則又曰:『猶吾大夫崔子也。』違之。何如?」子曰:「清矣

。」曰:「仁矣乎?」曰:「未知,焉得仁?」 

季文子三思而後行。子聞之,曰:「再,斯可矣。」 

子曰:「甯武子,邦有道則知,邦無道則愚。其知可及也,其愚不

可及也。」 

子在陳曰:「歸與!歸與!吾黨之小子狂簡,斐然成章,不知所以

裁之。」 

子曰:「伯夷叔齊,不念舊惡,怨是用希。」 

子曰:「孰謂微生高直?或乞醯焉,乞諸其鄰而與之。」 

子曰:「巧言、令色、足恭,左丘明恥之,丘亦恥之。匿怨而友其

人,左丘明恥之,丘亦恥之。」 

顏淵、季路侍。子曰:「盍各言爾志?」子路曰:「願車馬、衣輕

裘,與朋友共,敝之而無憾。」顏淵曰:「願無伐善,無施勞。」

子路曰:「願聞子之志。」子曰:「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懷

之。」 

子曰:「已矣乎!吾未見能見其過,而內自訟者也。」 

子曰:「十室之邑,必有忠信如丘者焉,不如丘之好學也。」

 

 

boktakhongkong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