陽貨欲見孔子,孔子不見,歸孔子豚。孔子時其亡也,

而往拜之。遇諸塗。謂孔子曰:「來!予與爾言。」

曰:「懷其寶而迷其邦,可謂仁乎?」曰:「不可。」

「好從事而亟失時,可謂知乎?」曰:「不可。」

「日月逝矣!歲不我與!」孔子曰:「諾,吾將仕矣!」 

子曰:「性相近也,習相遠也。」 

子曰:「唯上知與下愚,不移。」 

子之武城,聞弦歌之聲,夫子莞爾而笑曰:「割雞焉用

牛刀?」子游對曰:「昔者,偃也,聞諸夫子曰:

『君子學道則愛人,小人學道則易使也。』」

子曰:「二三子!偃之言是也,前言戲之耳!」 

公山弗擾以費畔,召,子欲往。子路不說,曰:「

末之也已,何必公山氏之之也?」子曰:「夫召我

者,而豈徒哉?如有用我者,吾其為東周乎!」 

子張問「仁」於孔子。孔子曰:「能行五者於天下,

為仁矣。」「請問之?」曰:「恭、寬、信、敏、惠。

恭則不侮,寬則得眾,信則人任焉,敏則有功,惠則

足以使人。」 

佛肸召,子欲往。子路曰:「昔者由也,聞諸夫子曰:

『親於其身為不善者,君子不入也』。佛肸以中牟畔,

子之往也,如之何?」子曰:「然,有是言也。不曰堅

乎?磨而不磷;不曰白乎?涅而不緇。吾豈匏瓜也哉?

焉能繫而不食!」 

子曰:「由也,女聞六言六蔽矣乎?」對曰:「未也。」

「居!吾語女。好仁不好學,其蔽也愚;好知不好學,其

蔽也蕩;好信不好學,其蔽也賊;好直不好學,其蔽也絞

;好勇不好學,其蔽也亂;好剛不好學,其蔽也狂。」 

子曰:「小子!何莫學夫詩?詩,可以興,可以觀,可以

群,可以怨。邇之事父,遠之事君,多識於鳥獸草木

之名。」

子謂伯魚曰:「女為周南召南矣乎?人而不為周南,

召南,其猶正牆面而立也與?」 

子曰:「禮云禮云,玉帛云乎哉?樂云樂云,鐘鼓

云乎哉?」 

子曰:「色厲而內荏,譬諸小人,其猶穿窬之盜

也與。」 

子曰:「鄉原,德之賊也。」 

子曰:「道聽而塗說,德之棄也。」 

子曰:「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?其未得之也,患得

之;既得之,患失之。苟患失之,無所不至矣!」 

子曰:「古者民有三疾,今也或是之亡也。古之狂

也肆,今之狂也蕩;古之矜也廉,今之矜也忿戾;

古之愚也直,今之愚也詐而已矣。」 

子曰:「巧言令色,鮮矣仁。」 

子曰:「惡紫之奪朱也,惡鄭聲之亂雅樂也,惡利口

之覆邦家者。」 

子曰:「予欲無言!」子貢曰:「子如不言,則小子

何述焉?」

子曰:「天何言哉!四時行焉,百物生焉,天何言哉?」 

孺悲欲見孔子,孔子辭以疾,將命者出戶,取瑟而歌,

使之聞之。

宰我問:「三年之喪,期已久矣!君子三年不為禮,禮

必壞;三年不為樂,樂必崩。舊穀既沒,新穀既升;鑽

燧改火,期可已矣。」

子曰:「食夫稻,衣夫錦,於女安乎?」曰:「安!」

「女安則為之。夫君子之居喪,食旨不甘,聞樂不樂,

居處不安,故不為也。今女安,則為之。」宰我出。

子曰:「予之不仁也!子生三年,然後免於父母之懷。

夫三年之喪,天下之通喪也;予也,有三年之愛於其父

母乎?」 

子曰:「飽食終日,無所用心,難矣哉!不有博弈者乎?

為之猶賢乎已!」 

子路曰:「君子尚勇乎?」子曰:「君子義以為上。君子

有勇而無義為亂,小人有勇而無義為盜。」 

子貢曰:「君子亦有惡乎?」子曰:「有惡。惡稱人之惡

者,惡居下流而訕上者,惡勇而無禮者,惡果敢而窒者。」

曰:「賜也亦有惡乎?」「惡徼以為知者,惡不孫以為勇

者,惡訐以為直者。」 

子曰:「唯女子與小人,為難養也!近之則不孫,遠之則怨。」 

子曰:「年四十而見惡焉,其終也已。」

 

 

boktakhongkong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